首页 > 国学入门 > 正文

江山美人:压垮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秘密恋情ml-152

2020-07-30 01:26:47  来源:http://www.symaj.com  编辑:admin

江山美人:压垮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秘密恋情

题记:佐藤昭子,一个曾经在日本家喻户晓的美貌女人。正如古往今来所有面对“江山美人”考验的政治人物一样,佐藤昭子确实是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软肋:如果没有独当一面的佐藤昭子“内当家”式的帮助和支持,田中角荣未必能成就一代政权;而一朝坐上首相宝座之后,没能及时斩断与旧日红颜的情感维系,坐视新闻界的炒作,乃至引发负面连锁反应,直至恶性发酵,也许只有田中角荣本人才能理解其责任有多沉重。然而,尽管如此,田中角荣后来在洛克希德事件的司法调查中,全部责任一人揽过,对佐藤昭子没有半句微词,颇有古时武士之风。然而,令佐藤昭子最难堪的是,一篇旧闻报道披露了她过去鲜为人知的孤苦的身世,除两度婚姻外,还有在新桥的酒吧里做陪酒女郎的难堪经历。

田中角荣,1972年7月7日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上任伊始,田中角荣就致力于推动中日和平外交。9月29日,中日两国政府首脑在北京签订了《中日联合声明》,宣告两国邦交正常化。从而使田中角荣的政治生涯走向了人生的巅峰。然而,田中角荣的这一政治决策却受到了美国的指责和打击。仅仅两年之后,也就是1974年12月9日,田中角荣就因为与女秘书佐藤昭子关系暧昧而被迫辞职。

1976年2月4日,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贿赂事件突然爆发。7月27日,田中角荣因涉嫌收受洛马公司5亿日元的贿赂而锒铛入狱。后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在田中角荣一再坚持上诉后,1995年,经过三审,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而此时,田中角荣已经病逝了将近两年。如今,当人们回顾佐藤昭子与田中角荣这一段难以言传的往事,大都不禁感慨万千。

1974年10月9日,日本《文艺春秋》杂志第11期刊发了题为《田中角荣研究:他的财源与人脉》的深度调查文章,揭露了田中角荣所谓“利益交换型”就是“金权政治”的政治本质。应该说这是一篇具有深度调查的文章。而同期刊登的另一篇文章《寂寞的越山会女王:另一种田中角荣论》则是一篇八卦花边新闻。这篇文章说,田中角荣与女秘书佐藤昭子关系暧昧,后者不仅是田中角荣的情人,而且还是他的“小金库管家”。这“一正一邪”的两篇报道,终于成为压垮田中角荣的最后一根稻草。

·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和女儿田中真纪子一起亲密合影。

看到这样的八卦花边新闻,对田中角荣恨之入骨的美国人自然不会放弃打击这位日本首相的大好时机,于是就设计了一个陷阱。在《文艺春秋》刊发这两篇文章的两周后,也就是10月22日,田中角荣作为贵宾被邀请到东京有乐町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参加一次记者招待会。作为一位口才出众的政治家,田中角荣非常善于和媒体打交道。此次记者招待会,也被他看做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例行事务。让田中角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一个美国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在外国记者俱乐部的招待会开始之前,向与会者介绍田中角荣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副会长贝拉?埃里亚斯却面带讽刺地笑着说:“我在这里没有必要重新介绍他的经历,对于首相的财产,最新一期的《文艺春秋》做了详细的介绍。首相的著作《日本列岛沉没》……对不起,是《日本列岛改造论》……”

东京外国记者俱乐部这位副会的介绍让田中角荣大惊失色,他已经预感到,今天的招待会将是一个置他于死地的陷阱。果然,贝拉?埃里亚斯的开场白结束后,虽然田中角荣马上做了一番心平气和发言,想尽量淡化前面这个颇有火药味介绍的影响。但是,当他的发言一结束,记者们所有的问题全都指向了田中角荣的政治资金和那个名叫佐藤昭子的女秘书。

由于牵涉到自己的私生活,这是田中角荣难以启齿回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而田中角荣含混不清的回答和记者锲而不舍的追问,最后终于让场面失控。田中角荣被逼急了,说了一句“本来我还有很多话要讲,遗憾的是大家的话题总离不开杂志的文章”,便起身拂袖离场而去。出席外国记者俱乐部招待会的记者们顿时乱作一团。于是,这场记者招待会成为了第二天日本各大媒体关注和报道的焦点,而《文艺春秋》的那两篇文章也随之成为家喻户晓的焦点新闻和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这无疑彻底摧毁了田中角荣的政治声望,辞职下台就成了这位日本第64任首相的唯一选择。

佐藤昭子,就是《文艺春秋》那篇文章中提到的“越山会女王”。也正是《文艺春秋》那篇文章的出笼,让田中角荣与佐藤昭子秘密恋情浮出了水面。那么,佐藤昭子在田中角荣的秘书中担负着什么任务?二人的秘密恋情又是如何发生发展的呢?

据有关媒体报道,早在1962年,佐藤昭子二度离异。一个人抱着女儿应对在自民党内如日中天的田中角荣的秘书事务,成为越山会和地处平河町砂防会馆内的田中事务所的主宰者。作为秘书,佐藤昭子并不是那种没有责任心的单纯事务型秘书。她不仅掌管田中角荣金库的出纳工作,而且要与各大媒体的政论记者们打交道,以收集各种渠道的信息和培植亲田中势力的政治土壤。

说起来,早年的知名记者、原共同通信社的麓邦明和原《东京时报》的早坂茂三相继成为田中角荣的秘书,这都与佐藤昭子的工作是分不开的。佐藤昭子还经常邀请有关的政论记者一起到新桥的一间酒吧喝酒,有时还陪记者们跳舞。有的记者回忆当时情景不仅感慨地说,佐藤昭子的舞跳得可真地道!

1972年6月,田中角荣出版《日本列岛改造论》,在日本一时引起强烈的反响。一个月后,田中角荣出马竞选自民党总裁,以绝对优势击败宿敌福田赳夫,登上首相的宝座。这也是田中角荣和佐藤昭子的政治生活的鼎盛期和秘密恋情蜜月期。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的1974年10月,《文艺春秋》杂志推出两篇调查报告在日本政坛掀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那篇《寂寞的越山会女王:另一种田中角荣论》的文章。

1972年6月,就在田中角荣出任首相已成定局的时候,其身边两位新闻界出身的秘书麓邦明和早坂茂三出于对其政治前途的考虑,曾向田中角荣进言辞退佐藤昭子。田中角荣心中自然明白这两位秘书唯恐日后媒体拿佐藤昭子做文章的良苦用心。但考虑了几天之后,他流着泪说:“你们的想法我明白,但我和昭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分。”随即拒绝了梅子历史文学杂谈他们二人的谏言。对此,早坂茂三表示理解,而麓邦明则离田中角荣而去。

两中国历史秦年之后,事情的发展被麓邦明和早坂茂三这两位记者出身的秘书不幸言中,《文艺春秋》刊载的立花隆的文章击中了田中角荣的软肋。而田中角荣再也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只好在处理完善后工作后宣布辞职。他在辞职声明中说:“最近政局混迷,不少是启端于我个人有关的问题,我作为国政的最高责任者,痛感政治政治上的道义和责任。我个人问题一时为社会误解,完全是公务人员不明不德所致,感到难忍的痛苦。希望历史女人秘闻尽快搞清事实,得到国民的理解。当我沉思国家前途之时,心情犹如彻夜倾听沛然落地的大雨。”

1985年2月,日本自民党为树立竹下登政权,以金丸信为首的田中派大佬不惜分裂,成立了“派中派”的创政会,田中角荣受到重创,尤其是看到自己一手栽培,一向宠爱有加的弟子小泽一郎居然忝列发起人的时候,终于扛不住,突发脑梗塞而倒下了。佐藤昭子痛感自己责任重大,曾对《新澙日报》的一位政论记者谈起自己内心的痛悔之深。

后来出院之日,田中角荣被女儿田中真纪子径直接回了自己的家中,佐藤昭子随即被田中家解雇。同时,地处平河町砂砂防会馆的田中事务所也已关闭。佐藤昭子自然知道,田中角荣此时已经身不由己,其家中的事情一律由真纪子说了算。而长期以来,真纪子最恨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东京神乐坂的艺伎出身、为田中角荣生过两男一女的情人辻和子,还有一个便是佐藤美国历史上出色的总统的故事昭子。对此,佐藤昭子虽然心知肚明,但是看在田中角荣的份上,从未向真纪子吐露过半个“不”字。

其实,让佐藤昭子最难堪的是,此前那篇报道披露了自己鲜为人知的孤苦的身世,除两度婚姻外,还有成为田中角荣秘书之前自己在新桥的酒吧里做陪酒女郎的经历。她在角荣去世后的翌年,为《新潮45》杂志撰写的一篇题为《我的〈田中口述历史北戴河秘闻角荣日记〉》的文章中写道:

那个报道出来的时候,我悲愤到了极点……干脆说吧,被曝光的过去,是我在新桥打工的经历。对我来说,那件事是人生的羞耻。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也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那篇报道无视日本新闻界一向墨守的不拿政治家下半身说事的不成文行规,基本属于“狗仔”行为。正是在某种极度的恐惧、羞愤之下,她把自己的名字“昭”改为“昭子”,受伤之深可想而知。更糟糕的是,那篇报道出笼后,昭子的爱女敦子遂成了小报和周刊杂志的记者们追猎的目标,连上学的路上都会遭到围堵。也许是出于一丝恻隐之心,报道本身虽然未碰其女之事,但丑闻的发酵效应客观上还是把敦子变成了牺牲品。敦子虽然出生于昭子与第二任丈夫婚内,实际上却是昭子与角荣的孩子。对此,昭子后来承认:

当我想要孩子的时候,与丈夫的关系已完全破裂了……孑然一身的我,无论如何想要一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女儿的诞生,是我无上中国历史地震排行幸福的瞬间……将来也没有向某政治家(指角荣)求得认知的打算。即使对方自己要认亲,我也会拒绝。无论户籍上如何,女儿是在管田中叫“爹爹”、“老爹”的声声呼唤中长大的。田中也很喜欢女儿。

在1985年田中事务所关闭后,佐藤昭子自己成立了一个名为“政经调查会”的机构,并在砂防会馆旁边的写字楼里赁屋办公,静静地等待着田中角荣重整旗鼓,卷土重来。然哪里可以看到历史秘闻而,田中角荣终于一病沉疴,在1993年的岁末病世。至此,从田中角荣病倒至离世,整整的八年的时间,佐藤昭子再也没见过田中角荣。但是,田中角荣却一直是她心中在兹念兹的牵挂。

1918年5月,田中角荣出生在新舄县刈羽郡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7年日本实施战后新宪法的总选举,29岁的田中角荣获得推荐参加了民主党新舄县众议员的选举,从而第一次当选为日本众议院议员,并担任众议院建设委员会委员及理事而活跃于政界。1955年,自由党和民主党合并组成自由民主党,田中角荣在自民党内任干事达4年之久,大大培植了自己的势力。

1972年,佐藤荣作也就是安倍晋三的外叔祖父,交出日本政权后,田中角荣与福田赳夫竞争自民党总裁和首相之职。他联合大平派、三木派,向福田赳夫展开攻势。结果以6票之差击败福田赳夫掌握了政权,成为日本政治史上第一个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首相,日本有谁知道“霸王别姬”讲的是什么历史故事吗...人称他为“庶民宰相”。他的当选一时成为日本朝野人士议论的一大新闻。

在外交上,田中角荣创下了载入史册的壮举,就是恢复中日友好关系。战后30年,中日关系一直处于不正常状态,1972年田中角荣出任首相,决心对此有所突破,他力排众议、冲破重重障碍,毅然于1972年9月访华,同中国发表了联合声明,实现中国历史照片了中日邦交正常化。中日邦交正常化,不仅使日本在与美国明争暗斗的外交舞台上首次打了主动仗,而且为亚洲的安定奠定了基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