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书籍 > 正文

三国时代最后的朋克--魏延的故事wr-675

2020-07-30 01:27:55  来源:http://www.symaj.com  编辑:admin

三国时代最后的朋克--魏延的故事 当我的头颅离开我身体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所有人的表情:面带着皎洁微笑的杨仪,姜唯.满脸泪痕挥刀砍向我的马岱,以及所有士兵们睁大了眼睛吃惊的样子.但他们没有发现我始终是微笑着的,因为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也就是说我的命运因为我的性格早已经被决定了。没错!我就是魏延!那个在几千年以后人们一直在争论斜出子午谷是否正确,是否真的有勇无谋,是否真的脑后有反骨的蜀汉大将.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象统治者在国内矛盾日益严重的时候会制造一个事件把整个民族的不满和仇恨转移在那个事件上一样.你们都被颠了.众所周知: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不是人民来书写的.时间公元234年地点南郑距离我那一生的朋友和敌人被后世传为智慧象征的诸葛亮死后一个礼拜.我的头被马岱砍落在了地上.公元XX年.那年我24岁,刚从襄阳回到长沙不久,正拎着自考大专文凭到处找工作,其实我很想留在襄阳但你知道襄阳作为当时整个荆襄地区政治和文化的中心,所有的人才和文化精英都集中在那以我这样能力的人是很难在那里立足的.况且还有嘲笑没有当地户口的老太太,晚上走在路上会挨闷棍,恶劣的沙尘暴以及接近40度的高温.最主要的是操蛋的暂住证问题,要知道前几年中国历史气温有一个叫弥衡的很有名气的行为艺术家只在江夏的广场上坐了一会就被稽查人员当流民抓走了最后不名不白的死了,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社会震动,以至于当时荆襄地区的统治者刘表不得不下令暂时取消了暂住证来平息人民的愤怒.其实刘表这个人我还是有点了解的.喜欢拿民主当幌子,其实是个喜欢附庸风雅的伪君子.当然这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现在的襄阳姓曹.一个当今天下最有势力的军阀.但要记住:不管谁当头头统治阶级永远是统治阶级,他不中国历史上的穿越者可能为人们的利益找想,统治阶级更想把所有的人民当做傻子以维护他门的利益.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永远是对立的.当你在24岁的时候每天都会是战争.这句话谁说的我忘了,但是我现在深有体会.在此之前我是一个瘦子,有1.85米的身高,每天低着头走路.念了一点书.留着半长不短的头发.说话声音象闷钟一样,着急了还磕巴。没有向其他人那样把头发包起来..以为自己NB的不行了把所有人都当SB.后来我才发现其实NB和SB其实真的很接近,一个人如果NB大了就会显的很SB.这点很重要.认识黄忠那天其实很巧合,我正被用人单位无数次的拒绝而恼羞成怒来到公园找棵大树发泄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60多岁的世界历史100集在线看老头在一招一式的练刀法.那口刀足有60公斤.春天的故事历史题我被震惊了.你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流着哈喇子睁大了眼睛手里的烟灰有半节长,就这样看着他练完了一套刀法...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狠拍了这个骄傲的听不了别人说不的老头的马屁顺利的混到了韩玄的政府机关当了一个小职员。期间几次因为性格的原因想辞职不干但最后都被理智战胜了。我想说的是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次机会,倘若你抓住了一次你的命运就会随之改变。我还是我!只不过从一个拎着毕业证到处找工作碰壁的待就业青年变成了在政府机关吹牛拍马的待发展青年。但无论怎样!人的性格永远不会改变,也就是说在你出生的那天你的命运就因为你的性格被决定了。一个强大勇猛的外表之下是一个脆弱,敏感,自卑的性格。这让我想起来了多年以后黄忠在接到征伐东吴的调令的时候对我说的那句意味深长话:文长,这就是命运。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他。你我二人的命运早以不在咱们自己手中了,有些是人为的,但有些是你的性格决定的。二个月后传来了黄忠死在战场上的消息。。。讲这个漫长的故事的时候我一直在考虑避免把他写成又臭又长的流水帐式的故事.很可惜我的文字能力有限.作为半路出家的末流文学青年这么多年我只看过两个人的书.王朔.王小波.前者王大朔老师的书直接改变三国志11历史事件了我说话的方式.后者是我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民办学校混日子时上课打发时间看的.不能否认在那个特殊的时期作为一个三流摇滚青年揣着一裤裆的理想没地方实现是多么操蛋的事儿.看完王小波的那本黄金时代,那个冻的我激的来的那个晚上我抽了两根烟才平息了内心的激动,然后在马路上畅快淋漓的撒了一泼尿.韩玄这B看不上我.一点都看不上.尽管我学的很快,已经练到可以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了.以及如何熟练的装孙子及做大爷.但我还是摸不准我门韩老板的脾气.如果你的老板一会对你好的跟他是你亲爹是的转过头来莫名其妙的就抽你两个大嘴巴你怎么想.亲密无见,真性情?公私分明?屁!韩旋这犊子喜怒无常,丫变态.但是也有一种人不管什么事始终似笑非笑的看着你那让你更摸不清他心里想的什么那么这个人将更可怕,我说的是刘备!我的第2任老板.刘备快打过来的消息是黄忠告诉我的,这个老官油子对时局发展预见掌握的一清二楚.黄:知道吗?刘备快打过来了我:啊!!不知道啊,那怎么办啊?打啊?黄:打个屁!打就是死.我:那怎么办?黄:投降!我:这不好把...韩老板什么意思啊?黄:由不得他了,文长你把姓韩的杀了然后我们一起投降!我:(汗)你怎么不杀??我没这胆.在说老韩这人对你可不错.食其禄而杀其主这事不好把黄:他妈的笨蛋.你杀了他在投降这样你献城有功,我在出山自然受重用,要是城破了我们都他妈当俘虏,到时候在投降主动权可就不在我们手中了.黄:文长.这可是好事,难道你想一辈子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混下去吗?难道你一辈子都不想出人头地只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吗?我:....(我还真这么想来着)黄:干不干?不干我找别人去,他妈的笨蛋给机会都不知道表现.我:.....黄:这事就这么历史秘闻传 百家号定了.说完黄老头斜眯缝着历史教学微故事眼看着我:文长,官场上的学问很大,你刚入行,慢慢学把.跟着我不吃亏.我....(心里想:你大爷啊!这JB事让我干.)关于刘备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他和孙权在赤壁放的那把火,火光冲天,具体的细节我不清楚,但我清晰的记的那天我看到的是红色的,在长沙城就能看见整个赤壁都是红色的,那种触目惊的心红映在我脸上,久久不能忘却!还有一件事就是诸葛亮把孙权的大都督周瑜给气死了.谣传很多.第一种传闻说因为诸葛亮借着到孙权那的机会和周瑜的老婆小乔有了一腿然后我们伟大的英明神武的周大都督咽不下这口气发了疯是的要勾引诸葛亮的老婆报仇但发现他老婆不但奇丑无比而且还不解风情最后绝望的说了句诸葛亮真是条汉子后吐血而亡.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周瑜到处寻花问柳得了某种见不得人的病死了.显然这种说法不大可信。只现于某某酒桌上饭后的调侃之语。官方版的说话是因为他们的大都督得了一种心脏方面的疾病不治而亡,英年早逝,临死前还说出了即生瑜何生亮这样的哀言.当然这种说法是孙权找人散布的以证明他们的大都督是多么是神武智慧,可以和号称卧龙的诸葛亮相提并论.其实那都是假的.周瑜死的时候说的既不是即生瑜何生亮,也不是老子十八年后又是好汉一类的话.周大都督临死的时候说的是:诸葛亮我操你妈啊!!质地有声!回响在整个江东!以至于后来整个讲东六郡八十一周的老百姓都把这句问候诸葛亮母亲的话作为国骂。就这样。诸葛孔名的母亲被问候了几十年,直到东吴灭亡。历史有的时候很可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在特定介绍中国历史的书籍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和特定的人历史智慧幽默故事大全物发生了特定的事.这些特定和不特定的东西搅在一起结果我被史官写进了历史,被小说家写进了小说,在几百年和几千年后供人们评价.猜疑.有人说我卤莽,有人说我孤傲,也有人为我平反.告诉你们所有愚昧的人民你们醒醒把.马上打破我在你们心中假想的形象把.不要在做无谓的猜测了.就好象你们认为的西门吹雪难道就是一个长发票票的英俊潇洒的剑客么?他其实可能是个秃子.冷兵器时代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赤壁之战其实不过就是当权者对人民的一次野蛮的屠杀.而我魏延.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被动的卷入历史的车轮,被动的随着车轮在向前走.一切都是被动的.我没杀韩玄!事实上那天在长沙的城楼上当我的剑离韩玄只有0.01公分的时候韩玄突然心脏病发作死了.你们可以理解为他是被吓死的.然后发生的事情就和事先预想的一样.我作为献城有功的人见到了刘老板.刘老板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好啊!好一员猛将!人的命运有的时候很奇怪.往往一句话就会改变一生的命运.尤其是在那个年代.向我这样普通的人要想飞黄腾达.当权者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也因为当权者的一句话.有的人把命丢了..从那天起我有了个可笑的定位.武将!在此之前我虽然从黄忠那学到了一些刀法但我更中国历史虚无主义案例倾向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样的角色,说白了我想当个智者,排兵部阵,而不是掩面冲杀.但现在.所有荆襄南部四郡的老百姓都知道他们的刘老板手底下多了一员勇猛的武将.这很可笑.那天晚上的庆功宴上我借着敬酒的机会和刘老板说了我的想法.刘老板一脸慈父般的笑容拉着我的手说:文长啊,有些事做不来可以慢慢学着做,没当过武将可以慢慢学着做吗.其实打仗并不难.我看你还是可以的.(这句话就是后来说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在说你的形象已经被宣传出去了,在改过来你叫我这个当老板的以后怎么伏重啊!刘老板说这话的时候我从他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我的刘老板已经从一个将军转型成为一个政治家.而我也从一个普通的职员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武将.很快我就看到了我的刘老板所说的宣传.在整个荆周南部四郡的显要位置都贴上了这么一幅画.画中一个巨大的闲着金光的刘字大旗下我的刘老板面带着微笑注视着我,而我则被画成了手持兵刃正在砍向一个人身蛇腿的怪物,那怪物极其丑陋,嘴里正咬着一条人腿,满嘴是血.画的下面写着这么一行字:在刘皇叔光辉思想的引导下,正义的爱国将领魏延大意领然的推翻反动血腥压迫百姓的韩玄政权.我盯着这幅画看了很长时间,突然想起了平日里韩玄对我的好.不知不觉掉了眼泪.当一个政权被另一个政权推翻的时候....其实这个道理我挺明白的,但是一时半活还不能用准备的语言把它描述出来.看着看着我突然产生了幻觉,我突然发现画中那个妖怪变成了我的刘老板,而那面金闪闪的刘姓大旗也换成了别的姓氏,接着我感到一股前所为有的毛骨悚然!作者: